首 页 律师团队 在线咨询 公司与投资 工程与房地产 城中村改造 刑事辩护 合同与债权 学习园地 投资信息 友情链接 我要咨询
· 全心服务,共创未来! · 会凌简介 · 律师招聘 · 特聘我所刘凌主任为昆明市人民政府法律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2008年1月8日]     因业务发展需要,本所急需招聘前台1名(限女性),具体要求:一、应聘要求:1、高中以上学历(包含高中)。2、外向、热情、乐观,形象较好,工作踏实。3、有相关工作经验者优先录用。二、工作范围:主要从事前台接待工作。三、待遇:待遇从优,双休、依法购买社会保险。有意者将个人简历发至www.huiling148@vip.sina.com或传真0871-3182188 崔女士收 地址:昆明市拓东路128号 云南会凌律师事务所启 2012年8月27日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案例精选
 >> 关注热点
 >> 推荐信息

女生乘火车时离奇死亡

作者 佚名 来源 不详 浏览量 时间 2008-03-24
昨日下午,死者的父亲程景祥告诉记者,
程晓敏是江西井冈山学院美术系大四的学生,6月16日下午3时,她在两名女同学的陪同下,买了从吉安至南昌和南昌到福州(N516/7次空调列车)的火车票回家。当晚8时许,程晓敏到达南昌火车站,并且通过公用电话向家里通过两次话。

    第二天6时13分,N516/7次列车已经到站,可程晓敏的母亲却怎么也等不到女儿出现。“8点多,我接到火车站打来的电话,要我们去领女儿的行李,我感觉到女儿可能已经出事了。”程景祥说着,用手用力拍了一下额头,痛哭失声。

    据了解,这趟空调列车只在鹰潭(22:18)、南平(03:14)、闽清(列车交汇)和福州站(06:13)停靠过,一名孙姓的列车长称,程晓敏在17日凌晨1时还在车上。

    “从时间上来看,女儿只可能从南平车站下车,于是我们赶到南平寻找。”焦急万分的程景祥开始在南平寻找女儿踪迹,第二天,他们到南平火车站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

    6月18日上午8时30分,从建阳铁路派出所传来消息说,在离建阳车站1000米的铁轨边发现一具女尸,和程景祥描述的失踪女孩特征相似。经确认,死者正是程晓敏。死者右手断成三节,腹部和右边脸及脸部下方有擦伤的痕迹,衣服还是整齐的,其他地方看不到有什么损伤。

    “这具尸体是我们在17日上午日常巡逻时发现的,现场没有其他东西。”建阳铁路派出所杜所长告诉记者。他表示,开始他们以为是交通事故,后来根据死者身上的伤推断,死者有可能是从奔驰的列车上摔下来而死亡的。

    “因死者家属拒绝进行尸体解剖,我们只能让南昌铁路局客运段来处理此事,但是双方谈了两三次了,没有达成协议。”杜所长说。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从封闭的空调列车里摔出去?”半个多月来,闽侯甘蔗镇女子程晓敏的死因一直是个谜。

    2007年6月17日凌晨,26岁的程晓敏没有按时从列车上走出来,第二天,其尸体在距离建阳车站约1000米的地方被发现。事发后,死者家属与南昌铁路局方面经过两三轮协调至今无果。南昌铁路局客运段表示按照铁道部出台的规定,最高赔偿款只有6万元,而死者家属表示坚决不能接受。

    无目击证人坠车原因成谜

    据程景祥介绍,程晓敏2003年开始在江西井冈山师范学院美术系读书,多次坐火车往返于江西和福建,像这样旅行再普通不过了。

    据程晓敏的同学林娜说,事发前天送程晓敏上车时,她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程晓敏还对她说回家之后还要打电话给她。

    “我曾经问过列车上的人,他们说小敏有可能是从厕所里爬窗跳出去的。”但程景祥对此表示怀疑。他说,如果女儿跳车,坠地后可能已面目全非,他推测,有可能当时车门没有关好,人是从车门摔下去的。

    据值乘N516/7次列车的列车长给死者家属传真的一份情况说明称,“列车长当班区间是南昌至武夷山,整个当班时间内,列车长多次巡视车厢,检查车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也没有旅客反映有不正常情况。”

    “因为现场没有目击证人,谁都不知道人是怎么下去的。”南昌铁路局客运段侯主任告诉记者,根据他们的调查,死者在前几年曾经因高考受过刺激,但是详细情况他们也仍在调查中。

  铁路局:总共只给6万元

    “无论怎么样,我女儿是在列车上出事的,铁路部门部门就必须赔偿。”程晓敏坠车死亡之谜至今没有解开,事情一下子集中到了死者的赔偿问题上。

    程景祥列出了一条详细的死亡赔偿单,包括程晓敏从小学到大学的培养费用,以及丧葬等各种费用,总共要求赔偿近70万元。

    6月23日和27日,死者家属和南昌铁路局客运段负责人进行协商,但结果令程景祥大感意外。“他们说负全责,但是按照铁道部的规定只能赔偿4万元,加上2万元意外保险,总共只给6万元。”程景祥说,6万元简直是对女儿的侮辱,他将通过法律渠道,起诉铁路部门。

    昨日,南昌铁路局客运段的负责人侯主任告诉记者,6万元的最高赔偿是按照铁道部出台的《铁路旅客人身伤害及自带行李损失事故处理办法》而做出的,他们目前还在和死进家属积极进行协商,争取能让双方有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

    专家:6万元的赔偿不合理

    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福建师大法学院丁兆增老师。他表示,乘客购买车票后,便和铁路部门发生运输合同关系,铁路部门有义务保护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对于乘车过程中发生的意外,铁路部门应该承担责任,但因第三方原因而产生的除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死亡赔偿金额应当包括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其中,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计算。

    “铁道部门规定的6万元最高赔偿金显然与该解释相冲突,在这种情况应该提请全国人大来进行裁定。”丁兆增老师指出,铁路部门从自身利益出发,规定的6万元最高赔偿金值得质疑,对于大多乘客而言是不公平和不合理的。

    据了解,根据1994年9月1日开始施行的由国务院批准、铁道部发布的《铁路旅客运输损害赔偿规定》,“铁路运输企业对每名旅客人身伤亡的赔偿责任限额为人民币4万元,自带行李损失的赔偿责任限额为人民币800元”。2003年,铁道部出台《铁路旅客人身伤害及自带行李损失事故处理办法》,这一办法依旧沿袭了1994年铁道部的4万元最高赔偿限额。

    铁路客运索赔第一案 襄铁分局赔付125万

    2002年3月19日,湖北男子杨诚乘坐K776次列车,在1号和2号车厢的连接处接听电话,由于该处车门没有锁闭,他从车上摔了出去。经法医鉴定,杨诚构成一级伤残。

    据2005年1月11日《三秦都市报》报道,堪称“铁路客运索赔第一案”的杨诚状告铁路部门索赔212万元一案审结。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郑州铁路局襄樊铁路分局自愿一次性支付杨诚已经发生的医疗费、后续治疗费等赔偿费用共计69万元,其中不包括已支付的56万元医疗费;而杨诚自愿放弃其他诉讼请求。

人身损害内容录入:崔琳    责任编辑:崔琳 
本站欢迎交换友情链接(huiling148.com)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给我留言 | 与我们合作 |

会凌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2303号
copyright © 2007 huiling14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访问流量统计